147小说 > 穿越 > 三国之鬼神无双 > 第二卷 马踏乱世 2615外夷犯境,虽远必诛(15)

第二卷 马踏乱世 2615外夷犯境,虽远必诛(15)

同时,不少波斯军将士也察觉到了梅赫迪的首级上恐惧的神情,精神崩溃之下,竟然纷纷冲了出来,丢了手中兵器,跪扑在地,用波斯语大喊着投降。

马纵横目光冷冽,并不理睬,驱马提刀缓缓地径直朝着波斯军走去。

乌兹兰克面色冷冽,眼睛微微眯起,用波斯语喊了几句后,很快阵前冲出了几队持枪的波斯将士,不等那些跪地求饶的波斯将士反应,纷纷以长枪搠死。

“从尔等踏入这片土地,进行侵略的那日开始,尔等波斯人就注定要死无葬身之地。”马纵横轻描淡写地说完,语气里听不出丝毫仇恨,但却给人一种浩荡长存的坚定意志。随着他话音一落,四面八方的黑风骑齐声怒吼。乌兹别克虽然听不懂马纵横的话,但却仿佛听明白了意思,一举手中兵刃,大声怒吼。于是一干波斯军将士连忙收缩,盾牌林立,做出一副准备要死守的态势。

马纵横一挥手,把梅赫迪的?#20223;?#25243;出,就在梅赫迪的?#20223;?#22368;地刹那,四面八方的黑风骑立即纷纷以手中的强弩长弓发射出箭矢,只见一波接一波的乱矢,或是从高空坠落,或是平起劲射,波斯军的将士虽然能挡住平起劲射而来的箭矢,但从头上坠落而来的乱矢却?#25381;?#20445;护,一时间死伤不少。马纵横却也不?#20445;?#22914;此几柱香的时间过去了,数千波斯将士无论是精神亦或是体力都快要到了极限。乌兹兰克早已下了马,在一众将士重重保护之中,却未能看见外面的情形。忽然声势停下,乌兹兰克刚反应过来,蓦然却听得一阵阵马蹄踏地的声音,不知为何,一瞬间乌兹兰克只觉一股极其可怕?#30446;?#24807;笼罩全身,忍不住瑟瑟发抖。

却看阵外,马纵横驱马舞刀,转眼间杀到了波斯阵中一处,龙神刃赫然舞动,势若万钧,轰的一声爆响,波斯军前的盾牌乍是飞起几面。与此同时,马易和姜维两人也各引兵马冲杀起来。于是,随着马纵横率先冲破波斯军的盾阵后,马易和姜维紧接引兵杀入,数千波斯军将士此时早已失去反抗的意识,只管死守,如同坐以待毙的羔羊。马纵横和马易以及姜维从三处杀入后,不断地冲闯,一队接着一队的黑风骑紧接杀入,不一时数千波斯人轰然溃散,四处逃奔,却被外面镇守的黑风骑纷纷射?#20445;?#19981;放过任何一人。乌兹兰克见势?#24187;睿?#24102;着数百将士先往东面?#29992;?#27530;不知遇到姜维,被姜维杀入人丛,挑飞了头盔,众人拼死保护,乌兹兰?#35828;?#20197;保命,带着不到百余人往西面逃亡。殊不知不久后,乱军之中,一支?#28216;?#26012;刺里杀?#26031;?#26469;,为首一将,?#27492;?#24180;轻,但浑身散发着惊人锐利的气息,跟着乌兹兰?#35828;?#27874;斯将士连忙冲往挡住。但那年轻将领,枪式精湛狠?#20445;?#19968;阵强突,众人纷纷倒翻四散,悍然?#24179;?#20102;乌兹兰克。

生死关头,乌兹兰克奋起举刀劈去,那年轻将领却早有准备,枪式一起,恍然间乌兹兰克仿佛看见了数条龙影齐飞。

“潜龙伏波枪法—三龙噬虎!!!”马易枪式骤发,一枪化三影,道道皆击中了乌兹兰?#35828;?#36523;上,将其赫然击飞。乌兹兰?#35828;?#37096;?#24405;?#29366;,急忙来救,却被马易所领的黑风骑悍然杀退,紧接更是擒下了已遭重创的乌兹兰克。而随着乌兹兰克被擒下后,波斯军再无斗志,可汉人不接受投降,最终只能在无限地怨恨和后悔之中,纷纷死在了黑风骑的斩ma刀下。

翌日,正在广?#36203;?#39039;兵马的居鲁士三世,也就是当今的波斯帝王得知由乌兹兰克所率的第三军团,不但被一支实力强悍的汉军夺去了辎重,并且几乎全军覆没,辎重更是于黑风城中尽数烧毁,另外第二军团统帅阿里代伊派去救援的梅赫迪以及其部?#20081;?#21516;样落得全军覆没的下场。至于为何说,第三军团是几乎全军覆没,那是正因敌军故意把乌兹兰克给放了回来。居鲁士三世得知?#20570;?#38663;怒,命麾下心腹立即前往押乌兹兰克来见。

当夜在广?#27627;?#28205;城中,居鲁士三世见到了如失魂落魄一般的乌兹兰克。却见乌兹兰克一?#23849;潜凡?#24050;的模样,双眸空洞毫无昔日丁点凌厉光芒,有的竟然只是绝望之色,喃喃自语。原本准备好重重惩戒他的居鲁士三世,不知为何忽然反而心疼起乌兹兰克。不过居鲁士三世毕竟是帝王人物,很快他便按下了怜悯之心,并用威严的语气呼唤起乌兹兰克。殊不知乌兹兰克却像是听不见似的,依旧在喃喃自语,左右见状都愤怒起来,放声喝?#22330;?#31361;兀乌兹兰克有了反应,竟然放声痛哭,口中用波斯语?#32531;?#30528;恶魔。左右见状,唯恐乌兹兰克伤害到了居鲁士三世,连忙扑上去想要将乌兹兰克制服。可乌兹兰克体格庞大,虎背熊腰,这下更是陷入了暴走状态,左?#22839;?#37324;制服得了他,反而三五几下就被乌兹兰克撂倒在地。

这时,在居鲁士三世身旁,一员身穿重凯,?#21453;?#38134;虎盔甲,身材健硕甚至比起乌兹兰克还要可?#24405;?#20998;的猛士,一声怒吼,别看他身形巨大,速?#28909;?#24555;得惊人,拔出一柄长剑,膂力惊【147小说】人,竟只用一剑就把乌兹兰克给挑翻在地。居鲁士三世勃然大怒,一声厉喝,很快一队护卫冲了进来,将乌兹兰克给当场捆绑住了。

话虽如此,但乌兹兰克却还是未能恢复理智,双眸红得可怕,但脸上却尽是恐惧,不断地用波斯语?#32531;?#30528;恶魔两字。却看波斯帝王居鲁士三世,虽然身材在波斯人中不算高大,但却也有九尺之躯,双眸如刀子一般锋利,高鼻梁大嘴?#20572;?#30041;着浓密的胡须,目光冰冷地正俯视着乌兹兰克,似乎看出了乌兹兰克已经无法挽救。

“此事不得外传,但有风声走漏,今日在

场的不但是你们的小命,?#22303;?#20320;们的?#26131;?#20063;无法幸免。”居鲁士三世此言一出,除了那挑翻乌兹兰?#35828;?#29467;士外,其余人都是面带畏惧之色,连忙纷纷应和。

居鲁士三世遂把目光投向自己最信任的那位?#21453;?#34382;盔的猛士,?#28291;骸?#25226;乌兹兰克秘密chu置了。另外派人给我立即调查那支神秘而又强大的汉人?#28216;?#20197;及中原那位鬼神的一?#34892;?#24687;!!”

居鲁士三世话音一落,那虎盔猛士冷漠地颔首领命,遂便转身离开。

话说,虽然辎重被夺,由乌兹兰克(已?#24187;?#23494;chu置)所率领的第三军团更是全军覆没,但居鲁士三世罕见地并无大发?#20570;?#24613;于引兵复仇。两日后,这两日皆是寝食难安的居鲁士三世又得到了惊?#35828;?#28040;息,原本已然投?#20811;?#30340;三大羌胡部落,竟有一支羌胡大部落宣告了脱离,其部落长更是率领?#24656;?#36830;夜逃去。其余两大部落却也是人心惶惶,依附着他们的小部落更有不少将士纷纷逃跑。另外,又有消息称,在金城以及陇西一带的西凉军余孽忽然在狄?#20848;?#20013;起来,大举鬼神口号,似乎有意投靠那中原鬼神。

话说波斯大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,在不到一月的时间,几乎横扫了西凉半壁之地,但也因其军暴戾的行为以及外来侵略者的身份,非但不得人心,还遭到西凉?#35828;?#24974;恶和痛恨。原本居鲁士三世以为西凉军不堪一击,却也不放在心上,打着趁着如今这片神秘的华夏之地混乱,?#27809;?#36805;速地征服这片广阔而富裕的土地,待时再推行政策,安稳局势。可令居鲁士三世万万没想到地是,那中原的鬼神只带一支精锐,不辞数千里之途,竟然涉险绕到了自军的后方突然杀?#26031;?#26469;。而且仅在数日之内,不但夺去了自军的辎重,并?#19968;?#27516;灭了他的第三军团。而他的作为,在这片西凉土地,如同点燃起一把火,并?#24050;?#36895;得以蔓延,火势之旺,如今更是不容居鲁士三世小觑。

眼下如此这般下去,居鲁士三世恐怕不得不暂且?#29260;?#32487;续侵略,而转过身先灭了这后院之火,毕竟司马家的人并不可靠。居鲁士三世谋略出众,甚至在波斯国中被人看做上能够比肩当年的居鲁士大帝。当初他得到司马家的邀请时,他并无急着答应,而是先是派人秘密调查了一番,大概摸索?#35828;?#19979;华夏之地局势时,方才下定决心进军。当然,司马家驱虎吞狼之计,居鲁士三世其实早就了然于心。不过当下华夏之地正处于?#25381;?#24093;王,诸侯军阀纷争的状态,对于立志征服整个世界的波斯军来说,眼下无疑是拿下华夏之地的最好时机。也正因如此,居鲁士三世才?#24066;?#34987;司马家利用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居鲁士三世何尝不是在利用司马?#22839;兀?#27874;斯军陆战能力堪称世界一流,但海战以及航海技术却十分落后。

野牛闪电战试玩